用屁股去画“草图”——《用户体验草图设计》初读小感 - Sheen.Yeung

用屁股去画“草图”——《用户体验草图设计》初读小感

09/9/2010

sketch

草图,在我们的惯性思维里边,往往是设计师去做的事情。或者说,是手绘比较强大的人去做的。为什么呢?因为草图要画的比较像才行;因为草图是画画的活儿;因为草图要用笔去画,我只会一点点PS…所以还是请设计师来画吧!

今天,我想表达出一种想法:草图不是要画的好看或者画得很漂亮;草图其实不是会绘画的人的专职工作;草图的绘画,也不需要你什么绘画功底……

我想把“草图”这个词语,重新拿出来讨论一下。(我这里指的方向是关于用户体验)

什么是要画草图呢?——来自我的ppt

什么是我所说的“草图”呢?

我也无法定义,但或许我能说出一些特征,让你更好地定义它:

它是一种你随手拿起纸画一下,表达出你的想法的一种图形。它往往没有什么固定规范。它不像我们传统观念理解的画画,不是画得越精细越好,相反,它是故意对细节有所保留的一种方式。草图往往不是孤立的,而是成为一系列的彼此有所关联的东西。有的时候,草图也像是“连环画”,给我们说一个模拟出来的“故事”。有的时候,甚至它根本不是一幅画,是一部电脑,也可能是一个鼠标,也有可能是一个改良过的电脑和鼠标……

说得比较多,我们不妨来看一些例子。

一个关于一个用户使用某个产品的系列故事

这是一个草图,而且画得不怎么样好看。但是这个是有什么用的呢?其实这是模拟一个场景。意义我已经不记得了,我估计是模拟一个人的使用某个概念产品时的场景,以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然后我们根据这个故事的叙述,寻找我们的突破口,去逐步完善我们的idea。这种草图的绘制,其实我在eid实习的时候,就有所体会。当时我们即将为某个播放器的交互和界面进行重新设计。在准备期间,为了更好地站在用户的角度去思考,我们会模拟出几个用户角色,比如成天看电影的宅女,喜欢看动画的小孩,一个喜欢看连续剧的主妇等等,几个设计师会为他们分别做出一个每日生活过程的叙述,我们从中去寻找用户的习性和我们交互体验部分的新创意。

这无疑是相当有益处的。

再看看这个。

一个关于新型地图导航器的体验设计 width=

这个东西,或许我们也能说得上是“草图”(注意,我说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奇怪,但是我重新说一下我指的“草图”不是我们传统理解的图画)。这个案例也比较有意思:我们可能都习惯用鼠标,用触摸屏等东西来作为引领我们的导航器,但是有没有想过我们通过移动电子产品自身的位置,来达到我们的操作呢?这个产品想做一个地图导航工具,上面的画面能够通过用户移动整个产品的位置,来进行移动。比如,我要看左边一点的画面,我就往左边移动一下这部机器,要看右边的话,就往右边移动……这么说好像很抽象,那么重力感应大家都知道的了。重力感应似乎是近年来的一种新的体验。

我再举个例子吧,我高中的时候玩过一个手机游戏,似乎是在诺基亚3250扭腰手机(希望我没有记错型号)上玩过的,是一个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当时那部手机没有什么触摸屏,只有键盘,但是这个游戏也不是用键盘来控制准星的。它是通过摄像头来捕捉影相,然后玩家需要移动准星的话,只需要移动手机,这样摄像头就能够通过摄像头前影响的变化方向(我猜的)来捕获到玩家的动作,从而准星随着变化位置。看起来就像你好像真的拿着一把枪一样。

我这么一说就似乎简单多了,wii也有点这个感觉:通过移动物件来进行操作。

好了,说回这个案例。这个案例是比较早的了,当时也没有特别先进的技术,也不可能做出一个成品出来再进行推敲,所以前期就需要做一个体验设计出来。这里就用一种简单的方法。把一部平板电脑和一个鼠标黏在一齐,移动机器的同时,鼠标就移动了,那么也就能体验到当中的感受了。好用还是不好用,或者还有什么更好的点子来改进,一用就知道了。

还有一个例子,也可以看一下。

一个关于新型书写板的体验设计

大家都用过黑板或者白板,你写东西给别人看,或者你做观众,看别人在上面写东西。你有没有想过能有这么一个板子,你在写的同时,能够看到千里之外的某个好友,此时此刻正在写的东西,或者是留言给你的文字呢?听起来蛮有意思的。那么上图就是出于这么一个概念,来进行的一个体验设计:弄两个透明板,通过两个投影仪交叉投射,A版的东西给一个投影仪接收,投过去B板,同时A也作为被投射的一方,能够看到从另一个投影仪传输过来的B版上的信息。我们姑且不管真实实现过程是怎么样,但至少,让人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往往这才是关键所在。

还有很多例子,都是通过一些小技巧,来增强我们前期的体验——最大程度地模拟用户的体验

这么一来,草图的定义就太大太大了——似乎什么东西都能说是草图了。嗯,没错,有的时候确实是这样。

好吧,或许我还是应该分类一下的:一种是绘图类的“草图”;一种是体验类的“草图”。

但是这么分类有的时候又是有点牵强迎合我们的传统思维的,为何这么说?因为二者都是只有同一个目的:让设计者体会用户的感受

那么,当我们设计一张椅子的时候,需要你的pp去体验不同的方式设计出来的椅子,那么你的pp不就正在“制作”着,体验着我的“草图”么?

玩笑而已,笑过即可。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There are 11 comments in this article:

  1. Samson沈善标 说道:

    “草图不是要画的好看或者画得很漂亮;草图其实不是会绘画的人的专职工作;草图的绘画,也不需要你什么绘画功底……”
    这个对IT领域确实是这样的

    • Sheen 说道:

      这里指的“草图”,更多的是一种体验尝试。表达清楚也就足够了,画精细了反而不利于讨论。
      就好像你看到一个圆形,你能想象出它是太阳,它是珠子,或者是轮子等等,我们也可以轻易推翻而不觉得有什么可惜。
      然而做细了,比如是一个水晶透明质感的球形,那除了你能想出它或许能成为水晶按钮或者其他之类,也想象不出啥的了。
      这是我的想法。

  2. Samson沈善标 说道:

    看来思想的宽度很不一样啊,好野

  3. Samson沈善标 说道:

    对了,你对表格的理解是怎么样的啊?

  4. 小东别院 说道:

    随时将自己的相法用最基本的点线面表现出来就是草图。我想任何人都会吧。只是有画的专业不专业的区分。没有会不会的区分。

  5. padre 说道:

    I used to be recommended this blog by way of my cousin.
    I’m not sure whether or not this post is written by means of him as no one else recognize such distinctive about my trouble. You are amazing! Thank you!

  6. sexy racoleuse 说道:

    C’est un véritable plaisir de lire votre post

  7. porn charmeuse 说道:

    Magnifique article : continue de cette façon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