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 Sheen.Yeung

五年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01/13/2014

从大一算起来,到现在已经五年多。

近半年,心里一直很烦躁。每日早晨起来,呼吸着一样的空气,吃着一样的早餐,似乎能想象到一年后的自己也大抵不过如此。由于心态,手上的工作谈不上快乐,更谈不上热爱。每每想到这,我很快地能够用“忍一忍,年轻要沉得住”来压住一切的躁动与不安。但与此同时,我深深知道这并不是我最终的状态。甚至,我可以很轻易地预两年后大概自己的样子。

为了解决这种不安与狂躁,我尝试踏出去接触更多的人,更多的项目,做更多“看起来有点意思”的事情:做过木头、炒股、学理财知识、结识创投圈的朋友、上过了保利剧院高歌。每次无不都有类似的收尾,越是快乐光鲜,过后越是憋屈难受。后来我发现,自己的时间已经被各种杂事穿插占据着,再这样下去,我会逐步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于是乎,我在问自己,我究竟要有怎么样的状态,才会让我快乐。这让我再次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曾是少年

扪心自问,从开始接触大学这个“小社会”开始,到现在工作一年,最快乐的时光,要数是我每一年的暑假。那些个时间,我都在做了什么?

大一暑假,我和我的好朋友Bony、Tyson,参加了信息学院举行的软件大赛。我们是唯一一组大一的参赛者,并且只是做了一个叫“百订”订车网的网站。只有三个人的团队,也完成了一个相当不错的作品,大家目标很单纯,就是做完它当作练手,当炮灰也没关系。我买了个17寸笔记本电脑很重很大,每天背着它骑着自行车早起去我们申请的实验室工作,因为那里才有空调可以享受。那是2010年7月的广州,一天我要洗三次澡。

大二暑假,我继续留在EIDcenter实习。这是我第一份全职实习,因为我不必像上学的时间那样挑时间过去,而是一周五天班,工资从500涨到了800多(印象是)。除了每个月1K的生活费之外,我终于有了不少的零花钱!工作看起来很琐碎:做过大批量的广告banner,通常是几十个尺寸同时做,一开始接到需求不知所措,被导师小肥骂得要死。到后面1小时之内就可以把banner们批量输出;做过小型flash广告,就是那些我们在软件下载网站右边看到的飞来飞去的逐帧动画,现在看起来很山寨;也做过整体系统UI的图标设计……还记得当时做icon设计的时候画手绘初稿,由于我没有一点绘画基础,线条画不直思路不开阔,以至于压力真的很大,甚至我严重怀疑过我自己适不适合做设计。

大三暑假,我终于来到腾讯CDC,我大一做梦都没想到,我能在这个红色的形象墙下拍照。有一种“我终于来到这里了!”的感觉。我拼了命地加班加点,做封闭项目,不停歇地汲取身边所有认识的人的知识和养分。这一份充实和快乐,让我三年以来的坚持变得更加值得。

大四没有暑假。

顺便也说说寒假,大一寒假我就安心回家过了年,好好玩了一回。大二暑假,我一个人留在宿舍,做了“广外地带”。我花了整整一个寒假独自完成了将近30个页面的设计和前端开发。因为我做事的那股“热爱”,我乐于此,所以才精益求精不怕熬夜。大三寒假,为了不让自己闲下来,我又回到了EIDcenter,工资从800涨到了1000,我给我妈买了一台LG翻盖儿手机,直到之前给她换了红米她才把那个手机闲置。

这些都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我很自然地发现,我可以上课打瞌睡从不做作业从不去图书馆,也可以为了一个目标不断奋斗乐此不疲。这都源于心里的那个理想罢。

我达到了我曾经的目标,于是我又回到了大一。

关于快乐

不如从最近的事情说起。

去年8月,我参加了公司的歌唱比赛,一开始我抱着迈过两轮就好的心态,一路杀到了深圳区半决赛。半决赛中居然还是当日最高分报送到深圳决赛。到最后在保利剧院杀到了全国10强。我的心态从原先的“玩玩就好”,到半决赛决定要“做到自己的最好”,再而后想要得更多,超出自己的预想。后来我发现被贴上“10强”的标签其实并没有想象那么好,对我现实的幸福感而言没有任何改变。整个过程最快乐的,其实是练习以及上台演出的那一段过程,结果真的没给我带来什么真正快乐。

再拿工作来对比,我惊讶地发现整个心态的起伏几乎一摸一样:“从未想过啊”-“试试看吧”-“我要更努力!”-“我终于到这里了!!”-“好吧,歇会儿,也就这样”,惊人相似。

是不是可以类比北野武的那个经典的保时捷故事?哈哈哈,太高攀啦。其实很多东西得到了并没有那么好,而你只是爱上看着它追逐它的过程。他这种人也一样,是不会满足的。永远有种不满足的心,才让他自己感到满足。

整个大学,我给自己买了一台相机、两部ipad、一部iPhone、一部HTC,所有旅游的钱,都是我自己挣来的。我靠自己的努力换来这一切,并且除此之外,我找到自己的一个舞台。到现在,我依然清晰记得我当初得到它们的那种兴奋与自豪感,我依然可以敲锣打鼓宣扬我过去曾经多么苦逼难熬,但也熬到了今天的自己。分享自己的经历,最让我快乐。

这么一来,似乎就解释了我几个月以来的焦躁。

继续寻找

周末回了一趟家,从浮躁匆忙的南山回到了那个隔着座山的小镇,逛逛那些过往的地方,和妈妈坐在阳光下谈天,觉得心里像经历了一次洗涤。每次回家我的心情都不一样,现在才懂得那是港湾。

关于“自己想干嘛”的问题有人告诉我,这个问题是永远都不会有答案的,已经上升为哲学问题了。也正因可能性太多,所以才会想不透。没有太多可能性的人是不会有这个麻烦的。

那很简单了当务之急,是要减少我多余的可能性。

不知多少日子没有这种不吐不快的畅快感,这再次让我深信自己是正确的。

做回几年前纯粹的自己。

There is 1 comment in this article:

  1. Lance 说道:

    一枚硬币,就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Write a comment: